陳志遠,喜愛數學、思考、打球、游泳。

 喜愛的幾段文字及話語

「我說,妳是高次多項式,曲線轉了好幾個彎,我把妳微分,不斷把妳降階,直到變成我能控制的常數,妳說,你是exp(x),微分永遠不變 ~ 微積分」張良政,數學愛情故事,華文網股份有限公司,P.1。

「我沒有甚麼特殊的才能,我只是有好奇心吧了!」愛因斯坦。

「將勤補拙!」香港中文大學數學系梁子威教授。

「在活生生的教學環境而言,我們所缺少的不是甚麼新猷、新的教學法,而是活力與朝氣。」「總之,我認為,教學不僅是學科知識和教學技巧,很多時候是一種『心理遊戲』:『印象』、『制約』、『暗示』及種種社臚葀z學的小玩意都可派用場。」「一言敝之,教學是一種『心機』(花心思)的事情。」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黃毅英教授。

 喜愛的故事一則

氣壓計的故事                                                                               摘自<心裡的鎖>,張健鵬,胡足青主編,三聯

    很久以前,我接到我的同事的一個電話,他問我願不願意為一個試題的評分做鑑定人,好像是他想給他的一個學生答的一道物理題打零分,而他的學生則聲稱應該得滿分。這位學生認為如果這種測驗制度不和學生作對,他一定要爭取滿分。導師和學生同意將這件事委託給一個公平無私的仲裁人,而我被選中了... ...

    我到我同事的辦公室,並閱讀這個試題。試題是:“試證明怎麼能夠用一個氣壓計測定一棟高樓的高度。”

    學生的答案是:“把氣壓計拿到高樓頂部,用一根長繩子繫住氣壓計,然後把氣壓計從樓頂向樓下墜,直到墜到街面為止;然後把氣壓計拉上樓頂,測量繩子放下的長度。這長度即為樓的高度。”

    這是一個有趣的答案,但是這學生應該獲得稱讚嗎?我指出,這位學生應該得到高度評價,因為他的答案完全正確。另一方面,如果高度評價這個學生,就可以給他物理課程的考試打高分;而高分就證明這個學生知道一些物理學知識,但他的回答又不能證明這一點... ...

    我讓這個學生用6分鐘回答同一問題,但必須在回答中表現出他懂得一些物理學知識... ...在最後一分鐘裡,他趕忙寫出他的答案,它們是:把氣壓計拿到樓頂,讓它斜靠在屋頂的邊緣處。讓氣壓計從屋頂落下,用秒錶記下它落下的時間,然後用落下的距離等於重力加速度乘下落時間的平方的一半算出建築物的高度。

    看了這答案之後,我問我的同事他是否讓步。他讓步了,於是我給了這個學生幾乎是最高的評價。正當我要離開我同事的辦公室時,我記得那位同學說他還有另外一個答案,於是我問是什麼樣的答案。學生回答說:“啊,利用氣壓計測出一個建築物的高度有許多辦法。例如,你可以在有太陽的日子在樓頂記下氣壓表的高度和它影子的長度,又測出建築物影子的長度,就可以利用簡單的比例關係,算出建築物的高度。”

    “很好,”我說,“還有什麼答案?”

    “有呀,”那個學生說,“還有一個你會喜歡的最基本的測量方法。你拿著氣壓錶,從一樓登梯而上,當你登樓時,用符號標出氣壓錶上的水銀高度,這樣你可以用氣壓錶的單位得到這棟樓的高度。這個方法最直截了當。”

    “當然,如果你還想得到更精確的答案,你可以用一根弦的一端繫住氣壓錶,把它像一個擺那樣擺動,然後測出街面和樓頂的g值(重力加速度)。從兩個g值之差,在原則上就可以算出樓頂高度。”最後他又說:“如果不限制我用物理學方法回答這個問題,還有許多其他方法。例如,你拿上氣壓錶走到樓房底層,敲管理人員的門。當管理人員應聲,你對他說下面一句話,‘親愛的管理員先生,我有一個很漂亮的氣壓錶。如果你告訴我這棟樓的高度,我將把這個氣壓錶送給您... ...’。”

 喜愛的書本

蕭文強,為甚麼要學習數學?,香港新一代文化協會。

黃毅英,邁向大眾數學的數學教育,九章出版社。

李學數,數學和數學家的故事,廣角鏡出版社。

孫文先,人類怎樣計算,九章出版社。

E.T. BELL,大數學家,九章出版社。

Simon Singh,費瑪最後定理,臺灣商務印書館。

Sarah Flannery,數學小魔女,天下文化書坊。